1 min read

那是 3.26 号晚。我在雨中打伞,站在昏黄路灯下等人。雨下得不小,但我仗着自己穿一双防水鞋子,并不在意。后来,等得有点久,我就掏手机,录了一段雨打在伞上的声音 – 哒哒哒哒哒哒哒……。也就在那晚,伞把莫名掉了,我顺手把它收到背包右侧的网袋里。

那晚过后,我突然有点相信命运这鬼东西。好像年纪越大,就越倾向有神论,相信冥冥之中,一切已有定论。

虽然以前跟自己说好,不在博客写自己作为人类软弱的一面,但有时还是经不住魔鬼的诱惑 – 接受自己作为人类的软弱一面,而不是无视它,我不知道,是在成长,还是退化。

Whatever,我不介意了。

备注

你可能在好奇我说的“伞把”是指哪里,见下图(图片来见维基百科),平时我们用手握住的地方:

油伞

报告问题 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