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我那渐渐遗失的助人为乐的好品德

晚上下班,到停车场拿车 – 自行车,看见一个姑娘,正在摆弄她的自行车链条。这个姑娘似乎在三楼的酒店上班,有好几次下班,我都在车场碰上,其中两三回,我还主动跟她说过几句话。但远谈不上熟悉,只能说可能彼此(或我单方面的)有些印象。

见她穿着裙子半蹲,拿一根树枝在弄链条,我就把自行车停在她旁边,问她是否需要帮忙。她有些拘谨,说不用了,很脏。

然后我做出一件让我自己都觉得狗血的事,我跟她说,那我拿几张纸给你。然后我从我背包里拿了那平常都背在身上的纸巾出来,递给她,她抽了两张,跟我说声谢谢。我又跟她强调一遍,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她笑着说不要了。

那我先走了。我只好放弃。

接着我骑车走了。

但一路上,我一直想笑,我怎么能想出给她纸巾这种事?同时我还在想,我那助人为乐的好品德,是渐渐消失殆尽了。

晚上时候,我又想起另外一件事。

有一次在公交车上,靠窗的座位有点湿,一个女孩子走过来,看也没看就坐进去,我本想阻挡,想提醒她,却又放弃,觉得麻木。那一瞬间的思想过程很短,都来不及抗争,她已然坐下。

《搞笑漫画日和》里有个主题曲唱,大家都一脸死相。我不知道别人如何,我知道自己已经是一脸死相。

报告问题 修订

如果你有自建 https 代理的需求,欢迎尝试 Phantom,一键搭建,方便快捷。查看 d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