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我的舅舅

一、

年轻时我很穷,觉得自己配不上女人,所以只能自己解决;等到老了,有钱了,可以养多个女人了,我却不行了。

我舅舅以为,这句话可以当作他这一生的总结句了。说实话,我不喜欢诸如“自己解决”、“养女人”这样下流的说法,但他是我舅舅,还很有钱,我不想篡改有钱舅舅的说法,另外,我还很佩服他的坦率。

我舅舅今年45岁,仍单身,原因如前,他不行了。这对他实在是巨大打击,因为他说,他这辈子的奋斗目标就是包个二奶,现在却不行,连老婆都不敢娶。

他跟我说那句话时,我很同情他。我还说,我现在也很穷,养不起女人,也只好自己解决。您看,是不是不该让这种悲剧在您外甥身上重演?发点钱给我用?他劈头敲我一脑袋说,自已解决去。这让我很伤心,因为这话说明他想我老的时候也不行,也跟他一样悲壮。这显然居心不良。所以我对他说,我绝对不会不行的。他用了一种我无法理解的眼神看我,盯着我,直到我心里发毛,最后灰着脸跑了。  

二、

我舅舅年轻时很讨人喜欢 — 这是我妈的说法,但老了就不行了--这是我认为的。他说他年轻时翻墙上树,偷瓜摘果,无所不做。而且勃起时强劲有力,压都压不下,现在不行了,连撒个尿都要滴到鞋,更别提勃起。我听得出他说话语气中饱含的悲哀,但我还年轻,听不懂。这也很悲哀 — 这是他对我说的。

我舅舅年轻时是指他27岁以前。27岁后,他就老了。我现在23岁,按他的定义,过4年我也该老了。但我对他的定义不屑一顾。他说,他活到27后就觉得自己老了,再也找不到感觉了。他说,他的心跳不动了 — 我想他是从形而上角度讲的。总之,他说,他再也感觉不到快乐、悲伤这些情绪。我对他说,那是因为你发达的缘故。我是那样认为的。就说我吧,我很穷,但会有许多快乐、悲伤,我舅舅就不一样,他在27岁后就发达了,渐渐地,他的心就变得麻木,自然就没感觉了。

我舅舅45岁的时候说,他27岁的时候就觉得活着没意义,不如死去。但他一直没死,一直活到现在的45岁。所以我看不起他,觉得他说话不算数。对此,他只是耸耸肩,说无所谓。他说,他是觉得活着没意义,不如死去的好,但一想到死,他又觉得心揪了起来。就是这一“揪”让他觉得他的心还没完全死去,还有一点气息,所以他暂时不肯死。等到某一天,想到死,心都不揪了,他就真的要去死。我问他说,你肯定自己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念想?你肯定自已只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而不肯死去的?他望了望那片天空说,年轻时,我曾想过长双翅膀,然后飞上天。这话让我大吃一惊,看不出我舅舅这身材的人居然也会在年轻时想过飞上天。

我想,事情就是这样,我舅舅现在老了,觉得活着没意思,但又因为年轻时的一些幻想而不肯死去。这太悲哀了,想死又不想死,换作是我,放这么个想法在脑中,一定会崩溃的。但我舅舅不是我,所以他还正常地活着。

三、

我现在在外面工作。每次回家,我妈总要提我舅舅,说他该娶个老婆,问我有没有适合的或者漂亮的女同学或女同事,介绍几个给他。我妈上了年纪,有点健忘,所以每次我俩见面,她都要说起这个。我有时会“嗯嗯嗯” 地应着,有时实在不耐烦,就顶嘴说,舅舅不行了,介绍女人给他不是陷害人家么?再说了,我看上的他未必看得上啊。我妈这时会煞有介事地点头说,那可不是 — 这是针对我后半句话说的。这说明她还是对我眼光有看法,但她是我妈,我能怎样?

在我还觉得自己年轻的时候,我舅舅就老了。但他很有钱,置了几套房子,还有一辆名车。而我就不一样,我太穷,每个月的工资养活自己都成问题,更别提养女人。我舅舅却养得起好几个女人,但他不行。人生中就是有这种种不如意,让人哭笑不得。

我舅舅说,他在上大学时,曾有个暑假,一个人背了个包出去,打算作长途旅行。早上5点多出发,走了一天的路后,他终天到群山中。那时天已经黑了,还下雨了。他就只好搭下山的车回去了。他说,出发时他觉得好兴奋,背着一大包的东西,回来后他就沉默了,觉得自己很失败,好像不再年轻。就是那一次开始,他开始变老

我舅舅说他已经老了的时候,我还年轻。虽然很穷,但我觉得未来充满光明,就等着我去拥抱。对我这种想法,他不以为然。他说我太嫩,不懂人生。他说,人生其实就像一摊烂泥,慢慢地、慢慢地,还要烂下去的,直到烂死为止。他说这话时很颓废,完全不像成功人士,我听这话时也很颓废,因为我一向很相信他的话的。现在他说我的人生其实就是一摊烂泥,慢慢地还要烂下去,这还了得。

他说,你现在不相信没关系,以后会明白的。看着他满脸的自信,像上帝附体似的,我没再说什么,就退了出去。顺便跟他的漂亮女秘书搭话。

我舅舅的漂亮女秘书姓刘,今年26岁,未婚。她长相一流,乳房高耸,臀部紧俏性感,是那种我见了就要吞口水的类型。我觊觎她很久,但从来没有搭过话,因为每次她都很忙 — 虽然我不知道她忙什么。

我问过我舅舅,招这么个漂亮的女秘书,是不是有什么不轨企图?他说绝对没有,他说招她进来只是因为她优秀。我始终没搞明白,我舅舅的这句话是真是假。总之,这个故事时平空又多了个女人,漂亮的女人。

我跟她搭话的过程是这样的。我从她办公桌前走过了两三步,又倒了回来。见她埋头在忙,就说,你在忙什么呀?她没搭理我。我又说,我要走了。她还是没搭理我。这下我气了,就对我舅舅喊到,舅,我走了啊!我舅舅应了我,她这才抬走头,说了一句慢走。然后我就很满足地走了。

从这件事中可以看出,这个刘秘书也很古怪,难怪我舅舅要招她了。

我舅舅招了个漂亮女秘书后,我有空就往他那儿跑。这让我舅舅很烦,就让保安拦下我不让进,但我早跟他们打好关系,所以屡屡进去。但刘秘书还是很少跟我说话,若有,也只是哦啊嗯之类的。后来我觉得自己这灰头土脸的,没意思,就少去,以至不去了。

四、

我舅舅说,他年轻时有俩嗜好,看书,看女人。当年他还穷得四处举债的时候,常常跑街头坐着,想事情,顺便就骨碌着眼看女人。他说,他现在老了,再也没心情看了。我认为这不关心情的事,只是因为他不行,所以不看女人。倘若他还像我一样行的话,我想他会骨碌着眼睛盯着刘秘书那高耸挺拔的乳房跟那紧俏性感的臀部看的。但他不行,所以没能发生这样的事。

我某某年毕业于某大学,花了5个月时间才找到一份工作。我舅舅很开心,因为他本以为我这专业出来的少说也得花个半载时间。我是一点也不开心的,因为这几个月中我欠了一屁股的债,以我现在的收入看,我极有可能在未来两年内都处于负债状态。我舅舅说那又没什么关系,欠钱这种事就像牛尾巴上点鞭炮,鞭炮越多点起来牛跑越快。我说他仗着钱多说话不腰疼。他说我这话有毛病,话不应该这样说。我问他该怎么说,他却终于也不知道。

现在是冬天了。南方的天气虽说不比北方的冷,但已经够我受了。我整整穿了一件内衣,两件毛衣,一件外套。我舅舅却不然,他只穿两件实在称不上厚的衣服。每次见到他,我都以为秋天回来了。

我舅舅说,他现在虽然不行,但脑袋里还是会有想法的,太多的想法对他不好,所以他要穿得少点,哆嗦多打几个,想法就少了。

我说我可以理解。在我小时候,就常常听得村子里有说某某老头去嫖妓的事。后来我就明白,男人的性欲其实是不倒翁,饿了、渴了或病了,它会倒下,但马上又会回来的。但男人的命根子却不是不倒翁,老了、倒了,就不行了。我想,上帝真是跟男人开了个大大的玩笑。

我舅舅招了个漂亮女秘书后,我经常去他公司,借口是去看他,其实是去看刘秘书。刘秘书的头发乌黑发亮,像电视广告里做的一样,让人向往。我很想知道,把脑袋埋在这样一堆头发中是怎样一种感觉。但很可惜,我从没那机会,以后也不会有的。这让我很失落,以至于对刘秘书渐渐失去兴趣了。刘秘书对此很高兴,因为终于少了个烦人的家伙。我舅舅却不怎么高兴,因为我不再经常找他了,他少了个可以讲话的人。

我舅舅说,他喜欢跟我聊天。因为我思想开放,而且对他毫无顾忌,他喜欢这样。他说,他活到现在这个年纪,能讲话的很少了,能说心里话的就更少了。听他这么说我很高兴,因为我觉得他把我当知已了。于是我开口向他借钱,我一向只向知已借钱。他一口拒绝了我。我明白他的性子,没再开口。那时,我简直想不明白,我舅舅这种人也能发财。

不过说实话,我舅舅就只是对我吝啬,对别人他从来很大方,这让我想不明白。所以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别人你都肯借钱,我你就不肯了。他说,因为你是我外甥啊。我说不至于吧,那我不当你外甥了,你借我钱。他说,不行,又说,借钱不是好事,还说,你以后会明白的。他老喜欢用那种看破一切的口气说话,这让我很讨厌他 — 但我只是想,没有说。

五、

最近天气很好,晴得乱七八糟。这似乎预兆着什么 — 我舅舅说。

他最近实在有点不正常了,每回我去他办公室找他,他都不在。而且刘秘书也不在了。那时我心里总要咯噔一下,心想坏了,莫非他跟她私奔了?没理由啊,我妈那雪亮的眼睛正盯着呢!问他公司的人,都说不知道,没听过这个人。我当时吓了一跳,以为走错地方,就跑到门口确认了几遍!是这个公司啊,那为什么他们都说没听过这个人?难道我疯了不成?

于是我打电话问我妈,说舅舅哪儿去了。我妈说,你舅舅?我什么时候有兄弟了?你这孩子,是不是呆了?我放下电话。连我妈都说我舅舅不存在,看来我舅舅真是不存在。可为什么我会有那么多关于他的记忆?谁给我的?难道我疯了?想到这儿,我警觉地看看四周,很安静,没什么不正常。

下班后我回到那间屋子,开始翻找以前的日记,寻找关于我舅舅的记录,但我都没有找到。我吓坏了,简直要哭了。

等我冷静下来,我开始明白,一切都是我的幻觉,我舅舅是不存在的,刘秘书也不存在。大概是我最近压力太大,所以才出现的幻觉。好吧,我舅舅不存在了,刘秘书也不存在了 — 可我想他们,真的。

报告问题 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