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我的桃花井

我爷爷有个兄长,在国民党败退台湾的时候,跟着去了台湾。我爷爷说,当时他卖了两担蒜,拿钱资助他兄长。

后来两岸开放了探亲,这位三伯公曾经回来过一次家乡。按母亲说法,那时我还很小,所以并没有印象。只是家中有一台钟表,据说是当时三伯公从台湾带回来的,分给了我家,至今仍在走。但我爷爷、三伯公都已去世多年了。

我不知道当时的场面该是如何,但借着《桃花井》一书里的描述,再结合自己小时候的种种听闻,仿佛就能看到一切,让人啼笑皆非。

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常挂在嘴上说的是,“他当时卖了两担蒜,把那钱给了他兄长逃命,而他兄长后来返乡,并没有报答他”。我想,爷爷愤慨的,可能只是他一生困苦,时常受人欺辱,若是返乡的台湾人兄长肯资助他,则大可以昂首挺胸,走在人前了。

但奇的是,我叔叔家常挂在嘴上说的是,三伯公从台湾回来的时候,给了我爷爷几万块钱,我爷爷又全给了我父亲。

可惜我家还是非常贫穷,穷得我小时候读书,到缴学费的时候,都是我又哭又闹,父母才不得不找人借钱。

大人的事,那时我一直不懂,即是今日,其实也不甚明白。但大抵都似《桃花井》中所述说的。只是人事已非,也谈不上什么我的桃花井了。

报告问题 修订

如果你有自建 https 代理的需求,欢迎尝试 Phantom,一键搭建,方便快捷。查看 d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