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纽约市长 Bloomberg 关于移民制度改革的演讲

Michael R. Bloomberg 是纽约市第 108 任市长,最近他在华盛顿城做了个 移民制度改革 的演讲,呼吁美国尽快进行移民制度改革。

本文翻译未经授权,点击查看原文

正文如下:

谢谢你 Julia,大家下午好。来到一个棒球队成绩排在纽约 Mets 后的城市总是让人开心。

不过我是真的很高兴,可以和你们一同探讨我们国家现在所面临的重要问题中的一个。每个人都同意,我们那陈腐的移民制度是个大问题,但没有谁,至少不是在华盛顿,可以就如何解决上达成一致。今天,我想谈谈,我们如何能够解决它,又如何能够做到让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支持。

这个城市让移民制度如此分裂开来,这是十分讽刺的,华盛顿城,有如此众多的部分都是由移民们建成的:街道是由 Pierre Charles L’Enfant、一个法国移民设计的;白宫则由 James Hoban 设计,他是爱尔兰移民;国会大厦是 William Thornton 设计的,大不列颠移民。

这些建筑不仅仅只是我们民主的纪念碑,它们更是那些美国历史上数以百万计的移民为美国作出的贡献的纪念碑。但我们国家最为杰出的纪念碑、美国在世界范围内认识最为广泛的标志物,不是国会大厦的圆顶,不是白宫的柱子,也不是国家广场的纪念碑。

是自由女神像。

自 1886 年,125 年前的这个十月起,自由女神的火把给地球上最黑暗的角落带来了光明,指引那些渴望呼吸自由的人们来到美国海岸。但是,也不是自由女神的火把,或她的头冠,或她脚下那挣脱开的锁链激起如此的惊叹:这一切,是她的地理位置给予的。

她的象征力量出于一个事实,她,就站在纽约城的入口,如同一个金色大门,通往了美利坚合众国,这个机遇之地。这个事实不仅仅是我们的历史,它也是我们的未来。

没有移民的贡献,我们的国家不可能成为一个全球超级强国。他们建筑铁路、运河,打开通向美国西部的大路,他们发明创新产品,革新全球贸易,他们在科学、工程、医疗领域开拓先行,造就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具创造性的国度。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我们如果继续对这些想来到这片土地努力工作、开创事业、追寻美国梦的人们关上我们的大门,则我们将难再保持全球超级强国的身份。美国梦将不复存活,如果我们继续告诉这些追梦者你们去其他地方。

这就是我所说的国家性自杀,这并不夸张。每一天,只要我们无法解决我们陈腐的移民法问题,这一天,我们就对我们的经济造成损害。今天,我们或许就拒绝了下一个阿尔伯特· 爱因斯坦或者谢尔盖·布林。明天,我们也许就拒绝了下一个列维·斯特劳斯或杨志远。

而且,我们也当然地会拒绝掉那些一无所有而仅怀着一个希望,希望通过努力工作、再工作、不断工作来为他们自己,及他们的家庭创造一个美好生活的人们,他们就像我的祖辈,也如你们中的许多祖辈一样。

今天早上,我们的 Partnership for a New American Economy 发表了一个报告,分析移民对美国经济的一个大部头 – 财富五百强公司的影响。报告发现,超过 40% 的财富五百强公司是由移民或移民后代创建的。这些源于移民的公司在全球范围内雇佣超过 1000 万的员工,比美国 43 个州的人口还要多。而且,它们每年要带来 4.2 万亿美元的收入。

把这个数字放到大背景下,则这些由移民或移民后代创建的美国公司的收入要比美国以外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 GNP 还多,除开两个国家,中国与日本。

这还只是财富五百强公司。如果你整体去看经济,则移民及移民后代在 50 个州已经创造了数以百万的工作。原因很简单,移民们是梦想者、冒险者,他们被驱往成功,因为他们知道,在美国,努力工作以及他们的才能是可以得到其他地方所不会有的回报。

没有一个城市曾像纽约那样,能那么清楚看见移民的经济能量。从历史上看,移民解释了为什么纽约城会变成美国的经济引擎。而在最近的历史,他们则是我们走出 70 年代及 80 年代面临的困难的主要原因之一。社区曾在 25 年前被抛弃了,而现在又开始繁荣,这要很大程度上感谢来自多米尼加共和国、厄瓜多尔、墨西哥、中国、俄罗斯、加纳、韩国、印度、巴勒斯坦、波兰、埃及以及其他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移民。

对于不景气地区的经济复兴,没有什么力量比涌入的移民更大了。不仅纽约是如此,对于美国各种小城镇大城市的经济复苏来说,移民的作用都是必要的。

举爱荷华的 Perry 为例。十年前,它正面临着多年来人口下滑引发的经济停滞。但多亏了移民劳工与那些经商的移民企业家,这个城市的大街现在回复熙攘。缅因州的 Lewiston 的情况也一样,一个破败而古老的工业城因为来自非洲的移民而渐渐恢复活力。

在亚特兰大,这个努力吸引受过良好教育的移民的城市,拉丁美洲裔与亚洲裔的购买力不断飙升。横过整个美国,则那些移民劳工增长最快的城市正经历着最高速的经济发展。在纽约,移民则正是我们抵御全国性衰退,情况比作为一个整体的全国要好的一大原因。

对整个国家来说,移民制度改革将会是一个经济引擎,创造高薪工作,加速我们的经济回复。两个主要政党(译注:指民主党与共和党)与宾夕法尼亚大街的两个尽头(译注:指白宫与美国国会大厦)都称恢复经济增长是他们的首要任务。这也是必然的。

然而今天,在我们国家步入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衰退三年多后,联邦政府可以用于刺激就业增长的一个最为有力的方法 – 改革我们那陈腐的移民制度 – 却成了政治僵局的牺牲品。共和党倾向于控制边境,这可以理解。这对我们的国家安全很重要。民主党倾向于全面的改革,这也同样可以理解。

可对 1100 万超期逗留或非法进入的人们来说,创造一个途径,使得他们的地位永久合法是非常重要的。但直到现在,不幸的是,两党却陷入僵局中。他们只是鸡同鸭讲。

这给了我们两个可能:双方利用此僵局给对方制造问题为 2012 年的选举取得政治分,又或者他们协同起来,接受移民制度改革,刺激新公司产生,加强已有的公司,帮助 1390 万失业和寻求工作的美国人创造工作机会。

随着 2012 年的大选进入准备阶段,全国的选民将会寻找一个有着可实现的而非仅鼓舞人心的经济计划的候选人。特别是独立选民,移民制度改革将是他们手里的一个重要考验,用于考验候选人是否将健全经济放在选举年的政治前面。

独立选民将决定下一届选举的结果 – 就如他们在 2010 与 2008 所做的那样。虽然他们在任何给定问题上不尽然持相同看法,但在领导的问题上,他们绝对都要求务实的,而非极端的。他们想要温和的解决办法,而非指向特殊利益的。他们希望两党在不一致的地方停止争斗,在一致的地方采取行动,而况其实一致的地方还不少。

两个党派的领袖都认识到当前的移民制度对我们的经济来说是个拖累。所以奥巴马总统最近说增加移民进入美国的机会是他的首要任务,这听来实在鼓舞人心。同样鼓舞人心的是,众议院的共和党也提请一个为「美国就业创造者」的计划,计划包括为那些我们需要的劳动者提供更多签证。

你将很难找到一个经济学家,会认为现状对我们的经济是好的。选民们也同样明白。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四分之三的商界领袖都认为移民在我们的经济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

这也是为什么我与鲁伯特·默多克共同创建的 Partnership for a New American Economy 引起许多 CEO 注意的原因。而且我想告诉你们,recruiting new members is one of the easiest pitches I’ve ever made。(译注:不会译)

在所有这些一致基础上,为什么华盛顿没能做出任何事?答案是:我们可以。而今天,我想概括五个重点部分,这些部分,在国会中,我相信两个政党也很大程度上认同,我们可以就这些迅速采取行动,而这也将对我们的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

首先,我们必须停止在科学与技术领域提供一流教育给外国学生然后强制他们离开的作法。学生们来自全球各地,到此学习,要知道,超过 40% 的我们的工程专业毕业生是在外国出生的。他们在科学前沿带动开创性的研究。但当永久签证很难或几乎不可能拿到时,他们就被迫离开了。结果他们就回家为那些与我们企业竞争的企业工作,而非呆在这儿为我们的经济做贡献。这毫无道理。

我们在我们的一流大学投入数百万美元来培养这些学生,然后把经济红利免费让给我们的竞争者。两个政党需要也应该达成一个政策,使得任何在主要领域里具有高等学历的大学毕业生可以取得绿卡,这同时也是一个机会来帮助我们的经济增长。我们必须允许这些学生留下然后成为我们未来的一部分,否则我们将看着我们的未来与他们一同消失。

第二,我们必须停止告诉外国的企业家到其他国家创建他们的公司的作法。美国是世界上最好的创业地。可我们不鼓励创新者来美国安家、繁荣我们的资产,而是拒绝移民企业家,即便他们背后有美国的投资者。

移民帮助创建了 Google、Yahoo、eBay、Intel 及其他众多公司。事实上,10 年间移民帮助创建了四分之一的高科技公司。而在所有的工业里,他们是两倍可能于本土美国人去创建公司。我们需要更多这样活力十足的企业家。如果我们不对他们打开我们的大门,他们就会去其他地方。他们所创造的高薪工作也将随他们而去。

一个背后有着美国投资者支持的外国企业家应该给予他们临时签证,让他们在美国开创公司。假如两到三年后,他们的事业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则应该允许他们继续他们的事业,并给予他们永久的合法地位。我们是一个企业家的国度,因为我们是是移民者的国度,而在 21 世纪,全球经济将比以往更甚地绕着企业家转。

第三,我们必须停止告诉美国公司他们不能雇佣他们所需要的高技能员工的作法。这样地让他们难以为高技能员工取得临时或永久的签证,不过是让联邦政府成长缓慢,更糟糕的是,促进美国工作的外包。

没错,假如公司在这儿未能招到他们需要的员工,则他们就会将业务迁出美国。看看微软在温哥华建立一个研究园的决定就知道了。许多高科技公司也在那儿开办事处,为着一个原因:他们在美利坚合众国招不到他们需要的高技能员工。我们不仅仅丢掉了就业,我们也丢掉了他们的开支、税收。再说一次,这毫无道理。我们在经济处于危险时候却仍在我们自己背后捅进几刀。

对在世界市场上竞争的美国公司来说,吸引并保留高技能劳动力的本领是必要的。高技术产业如此,银行如此,保险公司如此,医药公司如此,甚至那些有大型研发部门的制造工厂如波音、卡特彼勒都是如此。但现在,H1-B 与绿卡的数量上限过低,而且绿卡的上限是根据国家设定的。因此冰岛能够取得与印度一样的签证数。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这可能是公平的,但对美国的企业来说却不公平。我们需要结束这些独断的限制,结束高技能 H1-B 签证的上限限制。让市场决定吧。这基本是个自由市场的经济学,两个政党都应该支持它。

第四,我们必须保证主要产业,比如农业与旅游业,在他们仅靠美国工人无法充分开展工作时能够找到外国工人。这些雇主想要合法的劳动力,但我们的现行制度使之变得无比困难。农民们必须经过层层许可才能做到最基本的雇佣,而在乔治亚,他们打击不合法的农场雇工,结果农场主严重缺乏劳力。这增加他们的成本,有些还使得庄稼未能收割。然后当食物价格上升时,这是美国消费者与农民们最不愿看到的。

第五,也是最后一个。我们必须开始按经济需要来分配更多的绿卡。现在,只有 15% 的绿卡在雇工及他们的家属手里,其余大部分都流向移民家庭及亲戚手里。在加拿大,这些数字是相反的。去年,三分之二的加拿大移民是基于经济原因,只有 21% 的是基于家庭原因。美国必须延续我们的传统,欢迎那些困苦与飘摇者。我们是一个机遇之地,因为我们一直是个富有怜悯心的国度。但既然我们仍旧是个避难及团聚之地,则我们必须对那些才智者、努力工作者更加地欢迎,他们将为我们的经济增长与繁荣作出重大的贡献。这意味着根据我们的经济需要提高绿卡的限制数目,也就允许那些可以最大地帮助我们国家的人家来这儿工作,投资,创业。

我今天所概括的五个部分给两党展示了真正的机会,它们是现在就能实施的,用于帮助创造就业、驱动整个国家繁荣的方法:为大学毕业生提供更多的绿卡;为企业家提供更多的签证;为高技能工人提供更多的签证;为农业及其他季节性劳动力提供更多签证;基于我们的经济需要分配更多的签证。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国会可望考虑 Dream Act and e-Verify 法案。但无论是通过或不通过,时候已经到了,我们需要重新聚焦移民争论于国家现在所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创造就业。在这儿,华盛顿,我们的关于移民的讨论不应该只是讨论边界与指纹,而应该讨论,美国想成为怎样的一个国家。

我们是否仍想继续作为一个所有人的机遇之地?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强国?一个有着最高薪工作及最优质生活的国家?又或者我们想把更多的工作机会送到海外然后看着其他国家与我们的经济力量竞争,最后把我们的孩子留在一个败落的国家里?

美国一直在前进,因为我们一直欢迎更多的人们与我们一同前进。但现在,对我们未来的最大威胁在于对否定我们的过去。在纽约的港口,自由女神仍在前进,在这自由女神的第 125 个年头,我们也必须前进。

我们必须尊重那些使得美国伟大的价值。我们必须拥抱 21 世纪经济的新现实。我们必须紧抓我们选举出来的官员,让他们给我们拿出结果,而非演讲;求同,而非取异;为促经济增长,而非取政治优势。

或许,相比华盛顿今天所面对的其他大问题来说,对于两个党派,我们仍有机会在移民上取得突破。假如宾夕法尼亚街两头都抓住了问题 – 这取决于我们是否推动他们 – 我们就能帮助我们的经济再次前行,而我们国家、以及那些为之定义的梦想者的最美好时光仍会到来。谢谢大家。

报告问题 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