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除夕夜异闻

我走过空荡荡的马路,拐进弄子,却看到倚墙站着一个小姐。往日总是两排,站着约略六、七个,穿着暴露,有说有笑。今天是除夕夜,我想她们该都收工了,却还留下一个。

新年好。我说。

她有点惊慌。

平时我走过她们,都是埋着头,匆匆的样子。因为多看两眼的话,怕要被她们误会,觉得我是不是要嫖她们。

新年好啊。帅哥来玩吧,戴套的一次 70。

节假日居然没有三倍收费。

果然,还是被误会了。

借我电话

我买完可乐回来,跟在一个男人后面,不巧,同一栋楼。

他在楼道拐弯处突然停下来,问我知不知道房东的电话。

我小心谨慎地问,你要做什么。

他说有要紧事找房东,但他的电话停机了。

我便拨通房东电话,电话那头的语气并不太妙。毕竟,这是除夕夜。

我把电话递给男人,男人讲了好几遍房间号 46,然后又递给我说,你帮我说,我普通话不标准。

我只好操着一口福建普通话跟房东说了一遍。

房东说这间不是他的。

天,我真搞不明白,这一栋楼里有多少个房东。

男人又走在我前面,又不巧,就在我同一层,他问我在哪一间,我小心谨慎地说,里面。他也一直往里走,竟然就是我隔壁的隔壁。

他问我我隔壁间是多少钱房租,我说我不知道。接着他掏了一台国产直板手机,让我再帮他打两个电话。

两个电话都没人接。他拿着一张报警回执问我写什么意思,我借着隔壁楼的灯光,写着 xx 的老婆离家出走等。但他零零碎碎的话里,却是他老婆跟一个漳州男人跑了,他去警察局报案,要查他老婆上班的地方,警察只是告诉他在东渡服务区。

你知道东渡服务区吗?

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知道东渡,但我不知道东渡服务区。

他最后放弃了。他再不放弃,我都要慌了。

这空旷无人的夜里,我看见人间的黑暗在蠢蠢欲动。

报告问题 修订

如果你有自建 https 代理的需求,欢迎尝试 Phantom,一键搭建,方便快捷。查看 d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