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上帝之谕 1.0

她打电话给我时,大约是傍晚 5 点多。夏天的傍晚,天空还很敞亮,只是非常燥热,地面蒸烤过似的冒着气。我想,已经一个多月没下过雨了。

她说她们明天出去爬山,是她们公司组织的。每个人都要去,她强调着。最后顿了顿说,她一点也不想去。

我笑着跟她说,那你就盼着明天下雨吧。她说,我是在心里盼着明天下雨,最好倾盆大雨,下猫下狗的那种。

我笑了笑说,有一个月没下雨了,看天空的样子,不像明天要下雨。

她突然哼地一声,然后就说拜拜了,接着挂掉电话。一切如此顺理成章,倒让我拿着电话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半夜的时候,听到了雨打窗声。

我在床上打个激灵,就醒来了。坐在床上,心想她大概很开心了,于是给她打去电话,电话响了好久她才接起。她问我大半夜打电话吵人醒做什么。

我说下雨了。

她没说话,只一阵声响传来,似乎在开门,然后就是重重的雨声。接着,我就听到她哈哈哈的笑声。我想像着她穿了睡衣,站在门口笑得直不起腰的样子,忍不住干笑几声。

她关上了门,然后说,别幻想我穿睡衣的样子了,我裸睡的呢。我顿时愣住说不上话来。她听了好久,见我不说话,笑嘻嘻地说,太好了,明天总算可以不去了,今晚睡个好觉。晚安。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从来并没见过她。我甚至忘了自己怎么认识她的。但我们现在却似乎很熟悉彼此。

按她的描述,她身高1米7,体重140,年纪30出头。我想像那样子,比我略矮,但体重要多我20斤左右,身形应该略胖。她的声音很妩媚,让人听了很舒服。另外她还没结婚,所以我们经常半夜三更打电话聊天。聊什么我也记不清楚,大约是一堆废话,但有时也正经聊,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但我们没见过面,彼此也从来不提见面的事,虽然活在一个城市里。

下雨的那天我看电视报导,说这雨来得太过蹊跷,气象台根本就没预测到。我当时心里唠叨,气象台这鬼预报,就没几回准的。

有天晚上,凌晨 1 点左右,我如往常一样已经睡下了,她打来电话。

我坐起来,靠在床头上,点上一枝烟,正打算长聊。但她只说一会儿的话:你有没有觉得我其实很古怪?就是有点魔幻的感觉,就像、就像,我也说不清楚;还有还有,最近好像有人跟踪我,上班下班都有,吃饭的时候都感觉有几双眼睛在盯着我,却又不知道在哪儿,不会是色狼吧?说起来我最近穿着是有点暴露,你说我多穿会不会好点?……

我说几句后,就发现自己插不上话,只好任她自言自语着。几句话她又重复说几遍后,才懒懒地对我说,她困了,要睡觉了。在我说过晚安后,她就挂下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有些不安,但又不想再打电话问她。我想我并不了解她。

我跑阳台上抽了两根烟,天空灰蒙蒙的,城市的灯光遮住了遥远的星辰。

我不喜欢这样的夜空。

第二天早上我给她电话,没人接听。我持续又打了几遍,仍是没人接听。

我想,她可能有事。又或者干脆是丢了手机。但我没有其他任何可以直接联系到她的方式,所以我只能干着急。那天里,我做什么事都没耐心。

整整十天,我都没能联系到她,电话总是能打到,但永远处于没人接听状态。偶尔想起时,我就忍不住苦笑:这用的是太阳能电池吗?

第十一天的时候。我收到一条彩信,是她的号码发来的。里面是一张照片,一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年轻女人,文字部分写着:明天十二点,到火车站出口等候,否则杀了这个女人。

我看得莫名其妙。就又拨电话过去,但还是没人接听,也没人按掉,过后就又有一条短信过来:照彩信说的做,否则杀了这个女人。

我只好回道:你神经病吧,我又不认识这个女人。

而实际上,我知道这个女人。我只是被她过往的描述骗了。照片上绑着的就是她,还很年轻,也许比我还小。

在我回过那条骂对方神经病的短信后,那个号码打来电话,她的声音。她哭着说那张照片上是她,她说她被人绑架了。然后电话就在一阵争抢中被挂断。

其实我当时正想骂她欺骗我。但电话挂得太快,我没有骂到。

然后我在想,她被绑架关我什么事?为什么绑架她的人要找我去?却又没有提任何要求,只要让我去火车站?

当天我想了无数种可能,也假设出第二天可能发生的各种事情。

时间在各种想像中过得飞快。第二天中午,我出现在火车站的出口。

报告问题 修订

如果你有自建 https 代理的需求,欢迎尝试 Phantom,一键搭建,方便快捷。查看 d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