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上帝之谕 1.1

我不喜欢火车站。一点也不喜欢。甚至有些恨它。站在那儿,会有种潮流围上来要吞噬掉你咀嚼你的感觉。我想我曾经被海水包围过,差点死掉。那种感觉一点也不好,但又记得很清楚。

11 点多,我背了包,站在树荫下。阳光从树枝间漏下,打在撑开的伞上,我突然觉得,还是下雨天好,虽然会弄湿鞋,会弄坏我情绪。

我在等,等电话或者短信来。我也在观察,观察人群中的可疑人物。每个经过我看我一眼的人我都怀疑上了。但他们只是走过,拦辆出租车,然后走掉。又或者穿过天桥,到对面的公交车站去了。我想他们可能不是看我,只是看我打伞,看见一个男人打着把颜色鲜艳的伞,他们觉得奇怪,所以就看我一眼。

我看了看时间,快逼近 12 点,还是没有任何情况。站在那儿,我想像着,12点整的时候,火车站会进来一趟绿皮火车,然后下来一群戴红色帽子的人,他们整齐地从出口向我走来,然后簇拥着我把我带走。

但准 12 点的时候,一个红色帽子的人也没有。只是手机铃声响了,很大声,是那种摇滚的音乐,还很长。因为我担心自己在吵杂的人声中听不到,就设置一整首的歌曲。

我有点激动。然后听着音乐声音越来越小,就伸手到口袋里摸手机。手机不见了,手机就这样不见了 – 所以我才讨厌火车站这种地方。

那首摇滚的音乐也消失了。我回头去看,只有许多人匆忙地向天桥走去。

回到住处,我躺在床上,想忘掉这件莫名其妙的事。

但我始终忘不掉。也许是忘不掉她。又也许只是这件事勾起我的好奇心。

第二天,我去补号码,给我的回复是补不回来,因为不是实名办理。

去他妈的实名.我只好放弃那个号码。

然后在公交车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还看到我的手机。我的那台被偷走的手机。

新闻说:昨天傍晚,警方在抓捕一个盗窃团伙时,遭到枪火抵抗,引发枪战,警方当场击毙一个,其余逃逸,警方查检现场留下的物件中发现,一台脏物(智能手机)上有十来条恐吓彩信,警方分析,这是一个年轻女子遭到绑架……

看到那台手机时,我脑袋一阵晕眩。我想,警察是不是要找上门来了。

十一

没有警察找我。过后我想起来了,我那个手机上只存有一个号码,就是她的。而且,我那个手机也只和她通过话。

我觉得事情有些诡异。

手机丢失,绑匪也就找不到我。我不知道,见不到我,绑匪是不是已经杀了她。又或者,强奸了她,然后再杀她。

我想救她。

报告问题 修订

如果你有自建 https 代理的需求,欢迎尝试 Phantom,一键搭建,方便快捷。查看 d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