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很久很久以前

我知道我要死了。

当那辆车疯了似的要撞向那面墙时,我就知道,我要死了。车内尖叫、哭喊声四起,我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等待死亡带我走。

有一瞬间,撞到墙面的车头迅速地瘪了进来,火焰扑腾着奔我而来,我的身体像被石子激开的水波一样,猛地漾了开来,然后穿过某种空间。

我知道,我死了。

我没有怨恨谁,确切说,我想不起所有发生的。我只依稀记得,我们一车人被一个罪犯劫持,他疯了似地把车开向了墙。他为什么要那样做?我不知道。反正在那时,我所能知道的一切就是我已经死了,但还在这个世界上,只是没有人能看得见。

之后我来到了一个地方。那是个像四合院一样的房子,有四五层高,很暗,住的都是些没什么钱的人。我进去了,似乎想找谁。一间一间地走了过去。有时碰到了人,我也迅速地躲了起来,因为还是害怕被人看见。我楼上楼下地敲了有好几间房,里面的人开门一看,没人,因为我已经躲到门后面了,即使我不躲,她们也看不到我,但我还是不自经地躲起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敲门,也许只是恶作剧,又也许真的想找谁。

我几乎将每间房子都找过了,都没有找到我要的东西,所以我走了。但我不是从楼梯下去的,我直接从楼上跳了下去。身体轻飘飘地,像云朵一样,缓缓地落下,风鼓起我的衣角,那是蓝色的一片。然后我落地了。但很不幸,四楼有个女人看到我了。她叫了起来,因为她看到有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人正从空中飘下。

我落地后迅速躲了起来,并回头看她一眼,心里深觉得奇怪,为什么那个女人会看见我?我是个死人,她不应该看见我的。

然后我走了,但我能知道,那个女人正在追寻着我。我为什么会知道她的想法?难道死人有某种能力?没有哪个先死的人曾告诉我这些,而我现在又似乎是唯一一个还在这个世界上飘荡的死人。其他的那些人呢?跟我坐在同一辆车的那些人呢?还有那个罪犯呢?为什么他们全都不见了?我开始想这些问题。但很可惜,我想不出来。自从我死了,我的脑子似乎变得简单了。

之后,我躲进一个地方,我害怕那个看到我的女人。我知道她正在找我。她还到处跟人说她看见我了,说看到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人像云一样从空中降落,风把衣服鼓得像降落伞一样。但没有人相信她,都说她傻了,只有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后来,她终于找到了一个信她的人。那是个男人,身材魁梧,很是壮实,他相信了她,并答应和她一起找我。

我躲在那个地方,看着这一切,心里有些茫然,她为什么要找我?她没有跟别人说找我的原因,如果她说了,我也就知道她为什么要找我了。因为我现在能看到她所发生的一切,一切正像电影一样在我的面前展开,没有任何的掩藏。但她似乎知道我能看到她,所以她没说为什么,所以我无法知道她为什么找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看到她的一切,也许是某种能力吧,这真是有些好玩了。有个人要找我,而我又能将她的行踪看得一清二楚,她又该如何找到我?

也许那个女人是个巫婆,知道我是个死人,所以要抓我。那我该好好躲起来了。可我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以前看到一些书上说,人有了某种强烈的恋想,或怨恨就会灵魂不灭,变成恶鬼,在世间游荡。可我有什么恋想或怨恨呢?我在死前那一瞬间是那么地安宁,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恋想或怨恨。我甚至都不恨那个罪犯,倒是其他人,似乎恨他恨得要命,他们的怨恨才大呢,可为什么他们都不见了,没有变成鬼?

哦,是的,鬼魂。我第一次想起用这个字眼来形容现在的自己。

那个女人正在四处找我。我看得清她的长相,一张清秀的脸,年纪与我差不多,穿着打扮实在普通,怎么看都不像个巫婆。

她为什么要找我?我就这样一直睁着眼盯着她看。她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我,就回去休息了。

她的房子里没有其他人。只有她一个,灯火很暗。那是一栋古老的房子,全是用木板做的。她的房间里还放了一个很大的浴桶。我很好奇,在这个钢板水泥的年代,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幽深这么古老的房子。

她往那浴桶里加了很多水,然后开始除掉衣物,我就那样睁着眼睛,看着,脸却红了。她把身子钻进了水里,像水蛇一样,在水里游弋着。然后,她看到我的眼神,我急忙闭上了眼睛,然后她就消失了。

我似乎听到她叫「等等」了,但我没等。我有点羞愧,觉得自己下流,居然做这种事情。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睁开眼睛,怕她正睁着眼睛看我。后来我忍不住,就偷偷地眯开了一条缝看她,她已经洗好了,正躺在床上,面朝着天花板,似乎在想什么,然后她侧过身子来,我就警觉地闭上了眼。

为什么她能看到我的眼神?难道她是个通灵的人不成?如果真是,她应该早找到我了才对,可她为什么找我?我明明不认识她。那张脸,我从来没有见过。

也许她睡了。我想着,然后便睁开眼,她躺在床上,确实已经睡了。我看着她那张熟睡的脸,在脑子里搜寻了许久,都找不出半点记忆来。然后,我的眼睛不自觉地就往她身上看去,薄薄的一条被子,盖在她的身上,一条雪白的细腿伸了出来,我不禁看得发呆。

然后我觉到有人逼近了我,转头一看,是那个男人,那个信了她的男人。他抓住我了。

我挣扎着想逃跑,但没能,他的力量太大了,我跑不了了。

然后我叫,为什么抓我,你是什么人?

他没有说话,只是像拎兔子似的把我带走了。

我又看了那女人一眼,她还在沉睡,而我却已经被抓了。

我真蠢,居然忘了这个男人。

他把我带到了她的面前。

她坐在床前,让他退出去。他恭恭敬敬地出去了。我坐在地上,双手绑在身后,身上还捆了好几捆,嘴上塞了块布。

静静地,我们就这样坐了许久。她没说话,我想说话,但说不了。

过了一会儿,她叹了叹口气,就过来给我解了绳子,又把我嘴里的布拿了出来。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你忘了我吗?她幽幽地问。

我认识你吗?我惊讶道。

是的。她说。

我没记忆。我说,你为什么能看见我。

因为你死了。她说。

不可能,没人能看见我。

你为什么还留在这个世界?她没有解答我的疑问,反而问我说。

我愣了愣说,我不知道,似乎在找些什么。

不是找我吗?她又问。

我不知道,也许不是。因为事实上是你在找我。

是啊是啊,你还躲着我呢?她说。

沉默了一会儿,她说,你还是像以前那样,总是色心不改。

然后我想起来了,她是我许多许多年以前的女人。

许多许多年以前,也许是几世纪之前,我叫陈三。

p.s. 这是 09.4.4 发在某空间的,如果没记错,应该是个梦。

报告问题 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