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雨夜

我穿过马路,到对面那个亮着昏暗灯光的杂货铺买了包烟。

天下着雨,马路上湿漉漉的。我不喜欢这样的天气。因为会弄脏我的鞋。

回到马路这边时,我掏出烟,才发现身上没带打火机。我望着对面那昏暗的杂货铺,想了一会儿,就又穿过马路,在那杂货铺买了个打火机。

杂货店的老板是个 50 多岁的老头,总在昏黄的灯光下捧着一本看上去古旧的书籍。我在他那儿买了近一年的烟,却总共说不上十句话。这大概是因为我总买同一种烟,所以去几次后,他就懒得再问,直接拿那烟给我了。

前天傍晚去买烟的时候,杂货店老板家在外打工的儿子回来了。我去的时候,他们正在吃饭,灯还是那灯,却要比平时亮了一点,大概是灯泡被擦过一回的缘故。那店老板的儿子拿烟给我的时候,回着头跟他的老头说,对面的小山岗听说要铲平了。

我听了一愣,然后接过烟走了。

回到住处,住处里已经乱成一团了。大家都在传小山岗要铲平的事情。

第二天,就纷纷有人搬走了。

一个月后,许多人进驻了马路对面。然后各种机械设备运到。

在另一个雨夜里,我穿过了马路,在那个平时没人,那天晚上却热闹非凡的杂货铺里又买了包烟。

第二天,一台铲车在小山岗的北边挖出了一具保存完整的尸体。

后来,我就没再在那个杂货铺里买过烟了。

我想,我真的是讨厌下雨天。

报告问题 修订

如果你有自建 https 代理的需求,欢迎尝试 Phantom,一键搭建,方便快捷。查看 de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