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read

那些自欺的谎话:“比起成功,失败让我学到更多”

说明:本篇译自 Joe Kraus 的博文,所有权及观点归原作者所有,本人仅做翻译。

我所痴迷的许多东西里,有一个是那些我们告诉自己的小小谎话。它们经常以警句的形式出现,看起来很真实。更确切地说,它们包含细微的重要讯息,但它们却整个被认为是真实的。另外,由于它们如此普遍地存在,以至于我们都不愿多加考虑。但是,这些小小的谎话最终会对我们的行为或知觉产生极大的扭曲作用。

这类谎话的一个例子是:「生命短暂」。我一直都听到这样说法。我也知道人们为什么这样说。他们说的意思其实是「将生活拓展到极致」。但我们不那样说,我们说「生命短暂」。

应该说,生命其实并不短暂。大部分美国人的生命还相当长(谢天谢地)。在美国,男性寿命平均为 75,女性为 80。但是,当你照着字义意思理解消化「生命短暂」这一说法时,你会诱导自己做出一些有害(经常是经济上)的行为,你本该作长期准备,结果却因「生命短暂」将其当成短期的任务来完成。据传,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宇宙中威力最强大的就是复利息。我相信,我们对「生命短暂」这一说法的双重误解加上我们无能理解复利价值,会联着导致人们做出非常糟糕的投资决定。

在企业界,我想我们告诉自己的最危险谎言是:「比起成功,失败让我学到更多」。这绝不是事实,我想谈谈为什么。

我认为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比起成功,从失败中我发展出更多的个性」。但是,我坚信,迄今为止,我们从我们的成功中学到更多。

先来看一组数据。在论文企业家的业绩持续性中,哈佛大学的 Josh Lerner 与他的合作者表示,初次即有风险投资支持的企业家成功率大概是 18%。如果该企业家失败了后尝试另一家公司,他们成功率只增加到 20%。一点不多。但是,如果该企业家第一家公司就成功了,则他们第二个企业成功率增长到 30% – 预期收入提高 65%。

为什么会这样?在我看来,这与企业存活期间所探索的信息空间大小有关。让我们做个假设,一企业家,每天做 5 个决定(一些大的决定,许多小的,合作关系中所有类型的都有,产品特性,市场,招聘/解聘,如何分配每个人的时间)。在 3 年的时间过程中,就会生成一棵巨大的决策树,其中可能路径的数字非常庞大(假设一年 50 个星期,一个星期 5 天,则大约 5^750 独立路径)。5^750 是这个数字:

168850850305727091395186825713912447112441058150046927050324723890449107812858660398554055697372954299116776644433651870505231901712461662116793144847950712000881086630220426140201590160287572958546330981647561466586019225296753645395632352672757468805020446337326822341458269676821758973637253679519824654862828260183804589283422795141880659376822043675041721215149214186959669079228162626416267478638199550182946764747764607788135575613004500768632174606656508945368003981851086369760095440284430878818966448307037353515625

如果你失败,你所能知道的只是,在决策空间中你所选择的路径无效。但是,它真不能告诉你是否其他路径可能行得通。

但如果你成功了,你就创造出一个成功模式;一个大信息空间里行动的指南,让你清楚下一次该往哪儿走。它帮助你直观地感受正确与错误。大体上,它给了你人们称为「直觉」的东西。另外,这也是为什么风险投资对过往的成功的关注多多于过往的失败的原因。

对那些初入职场及打算加入初创公司的人,我的一个建议是,别去那些仅有 3、4 个人的初创公司。选择那些 30 – 50 人的、在商业上有势头感的地方。我这样说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对人们来说参与到某种成功模式里是非常有用的。它会塑造你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因此使得你在去往下一家初创公司或是自己开始初创公司时变得更有价值。在你职业生涯中,应该发展的最重要东西是对成功的直觉感受。唯一的办法是,参与到成功中。

所以,别告诉自己说你从失败中学到更多。我们都有从伤疤中得到个性,但我们从成功里学到更多。

报告问题 修订

如果你有自建 https 代理的需求,欢迎尝试 Phantom,一键搭建,方便快捷。查看 demo